医药总会谴责黄保国针对中医中药零消费税泡汤论

马来西亚华人医药总会(医药总会)谴责黄保国针对中医中药零消费税泡汤论之原搞。

文告

黄保国最近在各报章所发表的文告并不真实,也非常具误导性及推诿责任的举措,同时不应乱套罪名给陈凯希总会长及医药总会,也深深打击了医药总会及其余6大传统医药团体的努力。南洋商报(9/2/15)发出”泡汤论”的言论及黄保国的“中药已被排除在零消费税率清单之外的事已尘埃落定”(麈埃落定论)(中国报, 10/2/2015)简直是危言耸听及非常不负责任的行为。

众所周知医药总会从去年四月起一直在寻找管道努力争取中医药零消费税,并于1月27日联同受馬耒西亚卫生部認可的8大传统医药组织,爭取传统医药零消費税,医药总会的立場坚定,已向财政部提呈联署请愿书。黄保国应很请楚在GST还未实行前“泡汤论”及“麈埃落定论”简直是危言耸听,也对我们向财政部及首相署的诉求“帮倒忙”也将带耒严重后果和破坏。

据中国报(15/2/15)的报导:“黄保国指出会议主要商讨中药业者面对的困境,因此医总并没有在会议前事先知会其佘的7个传统医药团体”.很明显地他擅自作出不知会其馀7个团体的行动。此是很不当及不负责任的行为。

医药总会在当天(9/2/15)阅读了南洋商报的“泡汤论”後,向财政部查询才得知财政部已吩咐其中一个团体通知其馀的6个团体将在当天下午2.30在财政部召开会议,医药总会即刻派2个代表及通知马来西亚中医师公会派代表一起出席。医药总会代表蔡侨清在会上力争中药列为零税率并也呈上诉求书给副财政部长,并非如黄保国所说的医药总会代表没有发言和提出反对。反而黄保国的指责简直是瞪着眼睛说谎话,令人非常惊讶的是黄保国完全没有对“泡汤论”发出质疑及反对,而欣然接受GST 6 % 消费税的安排。并提出在诮费税实施后,中药业者在收费上的解决方案。试问黄保国日後有什么立埸去争取零诮费税率?其实政府已有软件系统供使用,对业者耒说问题并不存在。但他所提的318草药清单却着实使事情複杂化,产生新难题。

更甚的是,此会议並未知会其它七大传統医药组织,違背当初联署提呈零消费税請愿书的立场。此行径有背叛八大传统医药组织共识之嫌,破坏和复雜化爭取零消费税事项;其个人英雄主义及自相矛盾的做法,在原则上巳令人不敢苟同。

黄保国在中国报(15/2/15),公然表示要离群独行的言论,清楚展示其个人英雄主义的作风,不符合八大组织的团结与凝集各族源流的力量去共同争取的原则。

这种私人行动破坏了8个团体提呈零消费税的计划。医药总会辛辛苦苦为广大中医药界,消费人和病黎的努力可真的“泡汤”了。这种叛变集体行动的作风,令人感到十分沮丧和气愤。

值得一提,马耒传统医药協会(GAPERA)主席阿兹哈和菅养辅助品協会(FCNMAM)会长拿督叶火清也绝不苟同黄保国的举动,阿兹哈认为黄保国巳将爭取免税事宜复杂化,拖垮八大组织联署的努力。拿督叶火清则直指他的擅自行动已造成困扰,令政府混淆。(中国报,15/2/15)

另一方面,黄保国指责陈总会长隐瞒零税率的好消息是不正确的。其实陈总会长在多个场合包括记者招待会及报章都有清楚交代爭取零消费税的進展,也呼吁及強调传统医药八大组织应团结和行动步伐一致。在13-2-15星洲报导中,陈凯希会长明确指出“政府还未正式宣布中药是否还在免税清单内,若4月1日消费税开跑后仍争取不到零消费税,将继续争取直到成功。”

早前传统医药辅助局曾经安排传统医药八大组织与关税局对话,获知关税局只有执行权,而财政部才是真正的立法机构。医药总会联同其他医药组织就循作正确的方向争取零消费税,目标坚定,立场清晰,本着为会员与各族人民提高生活质素和医疗健康利益大前提著想。

关于医药总会所发起的三大中医组织协调委员被废除,黄保国有颠倒是非之举,非常令人遗憾。医药总会会长陈凯希其实是扩大和强化该委员会以致更具代表性,维护该行业的权益。强化后的中医中药执行委员会是由五大中医中药团体联合成立,以配合时代要求(13-9-13,星洲曰报)。反而医总是在7-2-14致函该委员会自行退出,自我孤立。目前,该委员会还是团结一致,继续操作发展壮大,而且不计前嫌,邀他(医总)参与传统8大组织共同争取零消费税。本会认为有说明事实真相,以正视听的责任。

医药总会顾问李广贤教授表明在很多场合,记者招待会及报章上清楚发表要求在中国医药药典(2010版,第一部)所列出的857种中草药及1261种中成药被考虑零消费税率,此要求也列入8大组织的诉求书里,值得一提去年医药总会赠送多套中国医药药典给卫生部做为参考。医药总会所提呈的清单更全面,同时简化电脑操作上的难题。黄保国所提出只考虑318种草药为零消费税率是不实际的,也需经过分类处理,让业者面对新的困难。

陈总会长义不容辞,当仁不让,挺身而出团结八大传统医药组织向财政部提呈请愿书,爭取857种草药,1261种中成药,及60多种医療器材的零消费税率,都是有目共睹的。一贯宗旨,本着为同业及大众谋求最大的医药保健利益。